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甜城二少

[原创小说] 魅惑(20140415更新至第十二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8-24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甜城二少 发表于 2013-8-21 12:29
我晕、这是我好久写得、我怎么断片了。。。

你快跟上吧~~彩票我不买了,就等你的大片更新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8-29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品蚱蜢 发表于 2013-8-24 18:07
你快跟上吧~~彩票我不买了,就等你的大片更新咯

恩、空聊来、最近饭局的确太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9-2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dqsq.net/forum.php?mod=forumdisplay&fid=176
    十一

    到了小苔家,我一看还是挺大的,三室一厅。
    小苔,我睡另一间吧。
    不行。
    为什么?
    我怕。
    可是……
    没有可是,反正你必须睡我房间……的地下。
    我无奈的摊开双手,好吧,请给我垫厚些,你知道我瘦得只剩下骨头了。
    小苔洗漱去了,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正好在放我最喜欢的《东京爱情故事》。
    日本的电视剧除了《血凝》,就属这部片子我最爱了,看见铃木保奈美我就心里美滋滋的,什么时候小爷我也遇见这么一个敢爱敢恨又美丽大方的女孩子那该多好。
    小苔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我的身边,身上淡淡的香味让我有些迷醉。
    她用毛巾轻揉着头发问,你喜欢赤名莉香?
    恩。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喜欢呗。
    她哪一点好啊,除了脸蛋乖一点,身材瘦得跟鹌鹑似得。
    小苔啊,气质,气质懂不?
    什么气质不气质,你看她保不准和哪个社长还有一腿。
    我知道啊,那不是过去的事情嘛。
    反正我觉得她朝三暮四。和谁都在放电。
    我当然不喜欢谁这样说我的偶像,正想反驳又被她截住了。
    你快去洗澡啊,这么晚了。
    我为什么要洗澡,又不是夏天,再说我昨天才洗了。
    她凑过来闻了下,哎呀,全是汗味,快去,别把我被子熏臭了。
    不由我分说,我就被拉进了浴室。
    当我洗漱完毕,还想看会电视,就听见小苔在卧室大叫。
    吴天,你这个夜猫子,快进来休息了,我困了。
    我不困啊,让我再看会。
    不行!快点进来。
    真是个母老虎,我轻喃了一句。
    走进卧室,我愣了,小苔侧身躺在床上,透明的黑纱睡裙就像皇帝的新衣,我不知道最好的身材是什么样,但至少小苔这样的可以算是比例相当完美了。她左手枕着头,长发瀑布般的泄在床上,再往下,我实在不敢看了,我怕我鼻血真的会流出来。
    地铺呢?
    我在床边转来转去,很纳闷。
    没有,地下太潮湿了,不适合打地铺。
    啊!那我睡哪里?
    小苔芊芊玉手拍了下自己右侧,你睡这里。
    我……这……
    你扭扭咧咧的干嘛呀,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大男人怎么这样?
    我节操碎一地啊,横下心想,上就上,就算鼻血流干,身体烧坏我也不能给中国爷们丢了面子。
    僵硬的躺下,小苔给我盖上被子,然后保持老姿势看着我。
    我问她,你的被子呢?
    其实就就这一床了,其他的今天刚洗了。没事,我们一起盖,反正被子挺大的。
    我心里那个五味杂陈啊,小苔啊,你这不是要哥的命吗,睡一起也就罢了,还盖一床被子,这身体万一接触,这叫小爷我怎么忍得下去。
    关掉灯,她钻进被子,把头轻轻靠在我手臂上。
    我根本就不敢动,体内的火一直就燃烧着,煎熬着。
    当思想斗争接近白热化的时候,她轻喃一句,好冷,随后整个身体靠了过来。
    南无阿弥陀佛,释迦摩尼玄奘……
    你念什么呢?
    她在我耳边吐气如兰,我知道我的小伙伴明显按捺不住了。
    小苔,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她的声音有些空灵,没什么啊,我……冷,你身体怎么这么烫。
    无语了,我能不烫吗,我TM就是一正常男人,谁能受得了这种诱惑啊。
    我心快跳出来,你摸摸看。
    她牵着我的手,我瞬间就感受到了那团炽热与柔软,脑袋一炸。
    是可忍孰不可忍,去他爷爷的柳下惠。
    正当我身体接受到命令准备作战的时候,灯亮了,小苔泥鳅似的滑了出去。
    吴天,我想起来了,爸妈卧室还有被子,我就去那屋睡了哈。
    我咬牙切齿的吼道,你不是怕黑怕冷吗!
    没事,我开灯开空调,你乖乖睡哦。
    我几近歇斯底里,小苔,你这个小妖精,白骨精,蜘蛛精,蜈蚣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9-4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做等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0-3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3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就是下面木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4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挥剑问琴 发表于 2014-4-3 15:53
不错不错,就是下面木有了

哇三,这么老的帖子被你翻出来了,谢谢你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4-15 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每周星期四晚上是雷打不动的所会时间,主要是传达学习上级文件精神,总结安排所里面的工作。
    今天参加这次所会多了两个新员工,男的叫孟力,1.65的小个子,退伍兵,单眼皮,很爱笑,笑起来找不到眼睛在哪。女的叫关蕊,脸蛋虽然不沉鱼不落雁倒也有八分的姿色,身材苗条,尤其是那双笔直修长的腿,完全是黄金分割线的典型代表。
    我与简竹深情相望,彼此点点头,笑得不言而喻,笑得很深刻。
    做我身边的方琪又用夺命金刚钳狠狠的袭击了我,我冷嗤一声,不满的看着她。
    她蚊子般的声音传过来,你笑什么?
    我看见新同志高兴啊!
    是大长腿吧?
    的确很长,不过,比起我家小琪来说,还差了一截。
    方琪冷哼一声,算你还有些眼光。

    开完会,吃夜宵,这也是我所的优良传统。
    我觉得这个传统非常好,劳逸结合又可增进同事之间的感情,并且不用个人掏钱。
    走进“慕慕”饭店的时候,三十出头的美女老板慕可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不用言语,美酒佳肴打八折,熟练而痛快。
    简竹兴奋异常,因为关蕊就坐在他的身边,那货从坐下来就玩了命使冷笑话,我们无奈而茫然,关蕊笑点估计颇低,八颗雪白的贝齿甚是耀眼。
    李所压低声音对我说,憋坏了,憋坏了,我的错啊。
    我叹口气道,李所勿用自责,都是属下我教导无方,改天我给他上一课“一个银行工作者的自我修养”,免得如此贻笑大方。
    方琪在一旁低着头,笑得肩膀不停的抽搐。
    同是当过兵的,孟力就不一样,端起酒杯打了个通庄,然后很虚心的向李所、王姐求教。
    我与方琪说,此子可教也,你看简竹那厮,见了女人就忘乎所以,怎堪大任?
    方琪一脸不屑,叫了声,慕姐,麻烦送瓶醋来。
    我纳闷,问菜很辣吗?
    她回道,菜不辣,还有点酸。
    那你叫什么醋?
    我给你喊的。
    什么意思?
    没意思。

    今天的夜空甚是孤独,看不见月亮,也找不到星辰。
    方琪走在我前面,遇见凸出的街沿就走几个平衡步,也不说话。
    我伸了下懒腰,问,Y头,你怎么了?
    她没理我,我觉得异常,想着女孩子估计是青春期综合症,便双手插袋走着,不再言语。
    进了叠象街的巷子,快到家的时候,方琪突然停下来,转过身用那双大眼睛瞪着我。
    我给吓了一跳,感觉慎得慌。
    吴天,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关蕊?
    我一愣,这玩意从何说起?
    方琪,你发烧了吧?
    哼,男人都一样,喜欢美女,喜新厌旧。
    ……
    说人家简竹,你不就是没捞着好嘛,看你那样酸得跟生苹果似的。
    这哪跟哪啊,我说你是不是有幻想症啊?
    对啊,我就是有病,怎么了,我就是看不惯。
    我极度无语,加快脚步往家走去。
    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抽泣声,我叹口气回过身来。
    方琪双手抱膝蹲在路边,头埋着,哭得我心里拨凉拨凉的。
    我走过去将她拉起来,她甩开我的手,谁要你来管我,你找她去呀。
    (我想发火,好不容易忍住了。)
    方琪,我真没那意思,我发誓,好不好,我如果有那思想出门就……。
    她用手堵住了我的嘴,说不准你乱发誓。
    我拉着她的手,Y头,别为无聊的事发脾气了,你看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
    她擦了下眼泪,看着我突然问道,你昨晚在那里睡的?
    我心里一惊,这妮子不按套路出牌啊,感情这才是关键点。
    那里睡的,朋友家啊。
    那个朋友,男的女的,我认不认识?
    就一好朋友那里,又没做什么,聊会天就睡了。
    编,你继续编。
    我说的是实话啊。
    吴天,我告诉你,我都知道了,你一整晚都在苔姐家里!
    我热,这么真实的绯闻那个狗仔队干的,尼玛太缺德了。
    谁告诉你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千古传诵的名句通常就是这样华丽出场的)。
    得,认了吧,即便是不得体,我又没做什么(唏嘘)。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解释需要一个好的过渡),那小苔父母不是去成都了嘛,她家那地段治安不是很好,她胆子又小,说实话我也不想的(自觉有些心虚),但是看她那样就留下来了。呃,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啊,不信你可以去问小苔。
    方琪的语气斩钉截铁,我信你!
    我若释重负,说我就知道你理解我。
    她咬着嘴唇接着道,但是我不相信苔姐。
    她从兜里掏出一串黑色檀木手镯,你知道吗,今天一早苔姐就来找我,说你这玩意落在她家里了,让我交给你。
    ……
    我有些明白了,小苔啊小苔,何必呢。
    方琪扬了下眉毛,说我很和气的感谢了苔姐,可我当时心里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再一想,她所要的不就是这样吗,我肯定不让她得逞。没事最好,有,我也不在乎。她说你们已经是男女朋友了,那是她说的,我,不——同——意!
    方琪,你看,你……
    别说话,背我回家!
    这……不好吧。
    背不背?
    背,背,我背。
    方琪紧紧的搂着我,我能感觉到泪水一遍又一遍的洗涮着我的脖颈。
    吴天,我以后不会叫你二哥了。
    为什么?
    我就喜欢叫你的名字,吴天、吴天、吴天!
    得,随你高兴。
    你以后不准去苔姐家里过夜,不,只要是单身女的家里都不行!
    啊……我姐家都不行吗?
    不许贫嘴!除了你姐和你那什么七大姑八大姨她们。
    哦,知道了。
    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出来,夜色,却更阑珊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4-16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求速度更新,不断更好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8 17:28 大千社区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新发现,太不错了,强力顶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9 13:12 大千社区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被哪个妖精征服了.无言的结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1 0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品蚱蜢 发表于 2013-2-2 14:46
打开一罐啤酒,我来到窗前···

以你的酒量,一两罐怕不够喝哦~{:soso_e113:}

当时怕还没练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6-21 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呢。。接着呢。。最好呢。。。快更新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21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等我忙完就写,谢谢大家厚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客服